解静心

【HP同人】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

被甜文tag骗进来的快跑,这是我最后的良心了【笑】
❀你猜猜是不是架空,一发完,OOC严重(尤其是V)
❀灵感来源于一滴P的《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》
❀私设只有成年巫师有能力使用魔法(虽然这个设定没什么用)
❀无CP,硬要说的话微量伏哈狮蛇?
❀角色死亡注意,改结局有
这是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。
那个时候,有一个自称为伏地魔的可怕人物,几乎毁坏了整个大陆之后,面对着支离破碎的世界,躲进了【爱之塔】。
那是一座通体乌黑的高塔,一共九层,塔顶常年亮着耀眼的白光。听说塔内无法施一丁点的魔法——抱歉,这么说有些不恰当,塔顶还是能使用一些魔法的。但毫无疑问的是从来没有任何长翅膀的生物能飞上去过,不论是鸟类还是夜骐这样的魔法生物。
魔王是如何进塔的,不得而知,但他进了塔,就再没出来过,也无从知晓他的生死。
-----我是不走心的分割线-----
这里是人类的幸存者建起的一个小村落,非常小,仅仅十个人而已。
罗伊娜·拉文克劳是这十人中最年长的一位,她在这贫瘠的地方开了一家小小的图书馆,馆内所有的书都由她亲自编撰,大多是写给孩子们的故事书。
说到故事,就不能不提赫尔加·赫奇帕奇。她比罗伊娜小两岁,是孩子们最喜欢的人,因为她会用温柔的语调轻声读罗伊娜的故事,哄孩子们入睡。
戈德里克·格兰芬多,仅比罗伊娜小五个月,自称是一名猎人,却从未拿起过砍刀,反倒是整天拎着一把精巧的宝剑去山林里狩猎,收获颇丰。神奇的是,那把剑似乎从没有沾过血。
最后一位成年人,萨拉查·斯莱特林,明明是四人中最小的,却是最沉默寡言的,尽管如此,却意外地招孩子喜爱。大概是因为会锻剑的缘故,戈德里克的宝剑就是他锻造的。
剩下的六人,便都是孩子了,尽管里面包括距离成年仅两个月的双子兄弟弗雷德和乔治,有已经十五岁了还整天闯祸的纳威,有十三岁的牧羊孩子罗恩,以及和他同岁,与罗伊娜关系很好的赫敏。
当然啦,还有哈利。
哈利是个来历不明的孤儿,魔王躲进塔后三个月的凌晨,忽然出现在小村子的围墙外,明明是个孩子,却意外地能使用一些魔法,很快就和孩子们打成了一片。
这就是我们要介绍的所有人了,真正的故事开始是源于那个早上,萨拉查发现【爱之塔】顶端的光亮越来越微弱的时候。
“据说【爱之塔】顶端有支撑世界运转的能源。”萨拉查在桌子边坐下,却没有动摆放着的饭菜,“我担心可能要出什么变故了。”
戈德里克停下了叉起一块的土豆的动作,托着脸,红色的眼眸深处映照着朝阳下的【爱之塔】。
“是啊。”许久后他才继续说道,“可能又要不太平了,小哈利才来半年,罗伊还没来得及教他识字……”
两个人沉默了。
四个月过去了,凛冬将至。
从对于孩子们来说无比遥远的皇城,来了一名信使。
——灾厄即将降临,惟有救世主能点亮【爱之塔】顶端的火种,拯救这个世界。
信使虔诚地向年仅十岁的哈利下跪,眼睛里带着毫不掩饰的热情和期待。
哈利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场面,一时间有些慌了手脚。他觉得神谕一定是有哪里搞错了,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比他年长,比他可靠。
为什么会是他?
纯粹的绿瞳带着求救的意味向身边人投去。赫尔加温柔地扶住他的肩,把他轻轻扳向信使:“没关系的,哈利。接下来吧。”
“我们会跟你一起去的。”罗伊娜微微笑着。
有些发抖的小手终于坚定起来,哈利深吸一口气,接过那张轻薄却又沉重的纸张。
信使站起来,他热切的眼神依然凝视着小小的救世主,他最后鞠了一躬,离开了。
“一起去!”信使刚走,弗雷德就勾住了哈利的脖子。
“太棒了!我喜欢冒险!”乔治吹起了口哨。
哈利看看四周,都是他信赖的,友善的人。
小小的少年想了想,也向他的家人们报以最灿烂的微笑。
-----我是到了塔底的分割线-----
一行人站在雄伟的高塔下,抬头向上看去,塔似乎绵延无尽头,但塔顶稀薄的白光又刺着他们的眼睛,告诉他们应该尽快出发了。
戈德里克把手放在门把上,在按下之前,他又问了一次:“要做的事都清楚了吗?”
“记住了!”弗雷德抢先答道,“塔的每一层都有一个【祝福】。”
“只能让救世主取得。”乔治向哈利眨眨眼睛,手里托着【希望的火炬】的哈利露出一个羞赧的笑容。
“我们要保证哈利拿到它。”赫敏一本正经地说,罗伊娜赞许地摸了摸她的头。
“然后哈利要去顶楼点亮火种。”罗恩继续说,他挠了挠头,“还有……”
“小……小心塔里可能活着的魔王。”纳威替罗恩说完了这句话,戈德里克满意地点了点头,打开了门。
古老的木门伴随着“吱呀”的摇晃声缓缓旋开,映入众人眼中的,除了一扇紧闭的石门,还有一块告示牌。木牌的边缘残缺不全,上边烫金的字迹也有些剥落,足见其年代的久远。
罗伊娜上前仔细辨认了一下字迹,随后平静地把字符转化出来,方便孩子们阅读。
五个识字的孩子看完之后互相看了看,眼中似乎有不明的情绪闪动。
“怎么了?牌子上写了什么?”哈利看到伙伴们的小动作,不安地问道。
“没事。”罗伊娜很快地回答,“只是我们进来前强调的几件事而已。”
仔细观察罗伊娜并未发现端倪的哈利终于放松下来。
“那,我们走了?”哈利小心翼翼地把手伸向那道石门。厚重的大门顿时洞开。
一枚【祝福】被祭祀柱托着,漂浮在房间正中。房间明明不大,却给人以空旷感。【祝福】散发着幽幽蓝光,柔和的光晕照亮了整个石室。
——【繁华的波涛】。
哈利慢慢走上前去,像是怕惊醒它似的轻轻伸手,与之相反的是,他的心却跳得非常快,像是要从胸腔里跃出来。
忽然被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拦住。
?!
哈利震惊地看着身边的萨拉查,他不再面无表情,而是换上一种凶恶的狞笑,让他精致的脸扭曲起来。
“有福同享嘛,对不对?”
救世主的大脑一片空白,只看到石门在他眼前轰然合并,听到身后的戈德里克喃喃着萨拉查的名字。
哈利没想到,真的没想到,他不明白平日淡漠不慕名利的萨拉查去了哪里。
是那个告示牌吗?上面究竟写了什么?
他忽然想起那张诏书,罗伊娜逐字逐句地翻译给他听,而当读到【赐予荣光】时,便停了下来。
之后她也没把这件事告诉其他同伴。
难道写的就是这个吗?赐予拿到【祝福】的人以【荣光】?这就是他们想要的?
……
不知过了多久,哈利忽然听到戈德里克沙哑的声音。
“继续吧,上楼。”
哈利沉默地点点头,踏上了通往下一层的旋转楼梯。
石室中的萨拉查,像对待绝世珍宝一样地抚摸着【祝福】,蓝色的光晕瞬间笼罩在了他身上。
萨拉查眼中似乎闪过一丝伤感,不过转眼间便被笑意代替。
第二层。
石室的门已经大开,一枚橙红色的【祝福】在众人的注视下跳跃着。
哈利刚想上前,却被什么冰凉的东西抵住了喉管,他的心顿时也凉了半截。
“不好意思了,哈利。”戈德里克的眼圈有点红,瞳孔深处似乎燃烧着血色。
他收起指着哈利的剑,转身头也不回地说:“这枚【火焰的盛宴】,我就收下了。”
又一扇门在哈利面前关闭,最后回荡在救世主耳畔的,是戈德里克放肆的长笑。
哈利再没心情和其他人说话了,他闷头迅速跑向第三层,却又被人抢了先。
不知道是双子中的哪一个,弗雷德抑或乔治,大男孩挂着他捉弄人时的得意笑容,向他的兄弟挥了挥手,一边冲向那枚具有灿烂金色的【恩惠的阳光】。
双子中的另一个低着头,看不清他具体的表情,只是一声不吭地上了楼。
当哈利跟在他后面匆匆赶到时,石门正轰然关闭,哈利只从门缝中看到一抹紫黑色的光芒,那属于【安息的黑暗】。
没有救世主也能打开石门,这倒是个好消息。
哈利自嘲地想着。
九个祝福,仅剩下一半。
六个人脸上都挂着不知真假的微笑,剑拔弩张的气氛越来越浓烈,似乎要在塔中开始一场以世界未来为赌注的追逐战。
又是一次,哈利看着【动荡的大地】翠绿色的光芒消失在眼前,向来温柔的赫尔加染上的疯狂笑意。
然后,会是谁呢?哈利有些恍惚,或者已经麻木。明明被抢夺了五个【祝福】,早应该习惯了,看到罗伊娜离开他们冲向那黄绿的【雷鸣的伴奏】时,他的心还是在微不可闻地抽痛。
队伍中只剩下四个孩子,哈利看看平日与他关系甚好的玩伴。几乎是乞求着从他们脸上看出不愿与自己抢夺的欲望。
可惜,当看到原来老实憨厚的纳威奔向【旋风的圆舞曲】时,哈利才绝望地发现,原来他们,也是一样的。
爬上第八层时,三人小队一片安静,甚至透露出一种死气,在石门前停下,哈利看到赫敏浑身颤抖,似乎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。
最终,她流着泪轻轻推开哈利和罗恩,一边后退着走向那枚冰蓝色的【祝福】,在她伸出手触碰那【白银的庭院】的同时,哈利清晰地听到了一声“对不起”。
浑身的力气像是一下子被抽空,哈利几乎要瘫坐在地上,他深深地看了罗恩一眼,走上了第九层楼。
在那枚【岩浆的胎动】前,罗恩认真地扶住了哈利的肩膀。
“听我说,哈利。”他似乎在斟酌着怎么开口,“我真的不想让你难过。”
哈利抬头看向他,翠绿的眼眸中闪烁着希望。
罗恩别过脸不去看他的表情:“所以,我现在才站出来,对不起。”
他手上发力,一把把哈利推出了石室,最后那抹希望的火红色也在哈利眼前消失。
十岁的男孩崩溃地大哭起来,身边的伙伴一个个都因为自己的欲望背叛了他,掉落在他脚边的是再也无法燃起的【希望的火炬】,哈利将它举起,透过蒙眬的泪眼看着它,似乎想从中看到过去亲和友善的同伴。
最终,男孩抹干净眼泪,一步,一步,缓慢却坚定地走向塔顶的祭坛。
陡然上升的亮度让哈利闭上了眼睛,当光芒不再那么刺眼时,眼前出现的场景让救世主瞪大了眼睛。
九座雕像环绕着塔顶中心的祭坛,每座雕像石刻的手上都托着一枚缓缓转动的【祝福】,一个高挑的男子站在祭坛上,见哈利来了,跳了下来。
“你终于来了。”男人笑着开口道,“原来还真有为了救世主去送死的蠢蛋啊。”
哈利闻言睁大了翠绿的双眼:“送死是……”
“哎呀”一袭黑袍的男子似乎有些意外,但随后他看上去更开心了,“原来你不知道啊。”
“不知道什么?”哈利一头雾水,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正在被眼前的人戏弄,语气也不由得生硬了起来,“快告诉我!”
男人只是回以轻笑,突兀地,用平板得没有一丝波纹的语调叙述道:“所谓的【祝福】,你们是这么叫的吧?只是救世主要承担的【赎罪】,几乎每一任救世主都只能激活一个祝福,全部激活要等一百多年呢。”
“那世界怎么还——”哈利难以接受,大脑还来不及消化得到的信息量,只是出自本能地提问。
“多亏了那位大人,把自己的力量贡献出来支撑世界的运转。”男人歪头示意了一下塔顶一个空着的石质王座,“不过嘛,我玩得有些过火……”
要问的问题已经问完了,哈利浑身颤抖着试图理解这个人的话语。
如果【祝福】即是【赎罪】,那么,罗恩赫敏他们……
“他们……怎么样了?”迟疑的问话,从颤抖的嘴唇中吐出。
红瞳的男人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,嘲讽地扯了扯嘴角:“你确定要看吗?”
救世主坚定地点了点头,他想亲自确认他们的安危,尽管他已经猜到了结局。
男人又笑了,他慢慢踱至九尊雕像环抱的中心点,向他伸出手似乎在邀请共舞。
哈利迟疑了一瞬,最终还是试探着把手搭了上去。
眼前突然一片雪白,哈利努力地试着睁开眼,被强光刺激得流出了眼泪。
视野忽然变蓝,哈利敏锐地注意到波浪中沉浮的萨拉查。
“萨拉——”嘴忽然被身边人捂住,哈利不解地抬头,身边的男人笑得像只偷食的狐狸,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。
哈利于是看着萨拉查慢慢沉入深海,每一口呼吸在带来氧气的同时又加剧了他的死亡,他身上的衣衫和一头长发早已湿透,贴在他精致如瓷娃娃般的脸颊上。海水汹涌地闯进他的口鼻,呛进他的肺部,胸腔里的空气已经所剩无几,萨拉查努力伸出一只手臂,似乎想要触碰海面上的阳光,但随着海水深度的变化,最后一点小小的希望终于消失。那双祖母绿的瞳孔失去了神采,但他的嘴角依然噙着微笑。
场景变换,橙红色的火焰灼烧着哈利的眼睛,还有火海中央的戈德里克。
戈德里克一头红发,平日又喜欢穿红色的风衣,所以此时的他仿佛与火海融为一体。此时的他从容地不像是将死,倒像是去参加茶话会一般悠然自得。他在滔天的火海中坐下,不顾舔舐着他衣角和鞋裤的火舌,反而掏出那把剑,细细摩挲着,剑柄上的红宝石与火焰交相辉映,更显光华璀璨。火场中的戈德里克像是温柔地注视着它,红宝石的光辉刻在他那比钻石更灿烂的眼眸中。他单膝跪地,用剑支撑着身体,直到脸上的皮肤被灼得焦黑,红宝石的倒影也从他眼中消失。
灿烂的金色突兀地刺进哈利的眼睑,眨了眨眼适应强光,发现弗雷德就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。
强烈的阳光下,弗雷德的身影只剩下一个黑色的轮廓,隐约能看出衣衫的形状和皮肤的反光。在强光的照射下,他的皮肤被融化,蒸发,露出覆盖着骨骼的肌肉和筋脉,却没有流一滴血,纯白到令人恶心的地板依然一尘不染。弗雷德身上似乎冒出了白烟,又逐渐消弭在灿金色的阳光下,空气里似乎开始浮动若有若无的血腥味,转瞬间又好像无影无踪。哈利只看到弗雷德的手臂在渐渐变细,肌肉也渐渐趋向透明。他的裤管在渐渐变得空洞,只有细细的一截骨头露出来。最终他倒了下来,变成一具挂着衣衫的焦黑骷髅。
眼前的光明忽然消失,紫黑色的暗填充了四周,哈利的眼睛刚适应强光,一时间看不清任何东西,眯着眼睛寻找半天,才找到乔治跪坐的身影。
黑,纯粹的黑暗,连天上的月亮和星光都不复存在,浓稠的黑暗像黑天鹅绒一样将人包裹起来,又如倾倒的墨水一般涌来,要将人染成和它一样的颜色。在完全的黑暗中根本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,乔治觉得自己可能呆了几百年,又或者只有短短的几分钟。随同黑暗而来的是寂静,没有一丝声音的死寂。这样的情况下,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。完全的安静又让人觉得有什么危险即将到来,于是入耳的心跳声愈发快速。一丝黑暗的流动都能让乔治惊跳起来,最后他的身影被一片黑暗吞噬,再也看不到了。
眼前忽然又是一亮,入眼是葱茏的绿意,但耳边传来的阵阵轰鸣告诉哈利这里并不平静。
翠绿的草地上忽然出现一抹金黄的色彩,是赫尔加安静地站立在那里,闭着眼睛,仿佛在享受耳畔拂过的微风。
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,她脚底下的土块突然陷落,连带着她整个人都向下坠落,当她的胸口与地面齐平时,下坠又忽然停止了。赫尔加显然有些疑惑,试图向外攀爬,她容身的那条缝隙却仿佛知晓她的心理,猛地一下夹紧她的身体,赫尔加猝不及防,呕出一口鲜血,她能感觉到身体内的每一个内脏都在作痛,她也知道接下来,她的内脏会寸寸碎裂,包括她的身体,被撕成一条条,一片片。但赫尔加依然带着温柔的微笑,俯下头亲吻了那沾满自己鲜血的大地。缝隙又猛地变宽,赫尔加仰着头向后坠落。不一会,大地又恢复如初,不留下一点痕迹。
眼前又是一暗,是罗伊娜站在雷声阵阵之中。
四周没有任何高大的事物能先一步被劈中,按理说这时应该趴下来才最安全。但罗伊娜仍傲然站立,甚至扬起一只手,似乎在迎接雷电的到来。第一道雷劈下,擦过她的耳畔,烧断了她一缕鬓发。黑发女人依然笑着,高举着手臂。第二道雷劈下,从她的手指尖蔓延到脚底,她整个人都被雷电映成了黄绿色,衣袂翩翩,仿佛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。感受着电流在体内流窜带来的撕心裂肺,罗伊娜放下手臂,直视那片自己一直向往的,被雷电映得白亮的苍穹,最后扯出了一抹傲气十足的微笑,随后光芒消散,除了一抷轻尘,那里什么都没有了。
这次在光线之前感受到的,是迎面而来的凛冽风声,纳威一瘸一拐,走在没有人烟的荒原上,只有风刃与他为伴。
一刀一刀宛若凌迟的酷刑,风毫不留情地吞噬着这个年幼的男孩,在他脸上,身体上,削出一条条鞭抽般的痕迹。纳威举起伤痕累累的手臂,努力护着眼睛不被风刃捕捉到。他徒劳的环视四周,试图找寻一块能给予他庇护的处所,但四周一片平坦,连一个突起的小土块都无法找到。似乎是到达了什么临界点,男孩整个人都迸散开来,鲜血洒在平坦的土地上,转眼就被锋利的狂风抹得无影无踪,只有一块小小的血迹证明,曾经有个活人站在那里。
哈利浑身颤抖起来,他不可置信地看向旁边的男人。那双红眸里依然刻着笑意,当那抹鲜红对上惊恐的绿色时,笑意又扩大了许多。
身旁冰蓝的光芒亮起。
哈利颤抖地背过身不敢再看,却被人用粗暴的动作转到正面箍紧。
“我问过你的。”他笑得像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。
赫敏站立在茫茫无边的冰原上,周围的温度似乎已经降到了极点,又好像在继续下降。她试图跺脚或做些运动来取暖,但浑身上下就像生了锈,轻轻一动便发出冰块碎裂的轻响,听起来像是血管的破裂声,同时带来的无边剧痛席卷她的全身。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血管中的血似乎都被冻结了,皮肤悄悄地爬上冰霜。冷到了极致,浑身反而有一种灼烧感,赫敏闭上眼睛,感受着自己的心脏慢慢地被冻结,血液停止流动,她依然静静地立在冰原之上,没有倒下。
一种温热的液体流过他的脸颊,哈利知道自己流泪了,捂住他嘴的那只手颤了颤,最终没有收回去。
透过朦胧的泪眼,一片火红出现在他的视线中,但不是石室中那抹最后的希望。哈利眨了眨眼,眼前的景象清楚起来。
场景不再是一片空旷,四周散布着岩浆湖,红亮的岩浆在池子中滚动,发热,似乎下一秒就要喷薄而出。罗恩在一个大湖边上,目前似乎是安全的,但只要一口呼吸,你就能发现空气中浮动着令人窒息的火山灰,罗恩剧烈地咳嗽起来,显然被呛到了。火山灰中含有剧毒,大概多呼吸几口,就再用不上这些岩浆了。应该是考虑到这个,湖中的岩浆忽然涌起,形成一股巨大的柱状物,随后,炽热的岩浆像雨点一样喷洒下来,只要被轻轻地触摸一下,就会留下一个坑洞,周围的地面早已千疮百孔,而原本半跪在池边的罗恩早已不见踪影。
哈利伸出手去试图触碰他的好友,然而眼前一花,自己赫然已经回到了塔顶。
男人甩了甩自己沾到哈利眼泪的手,好像碰到了什么脏东西,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在地上抽泣的哈利,嫌弃地开口:“还不打算拯救世界?救世主?”
哈利疑惑地抬头,男人忽然把不知何时点燃的火炬塞进他的手里,用力把哈利推向王座。
触碰到王座的一瞬间,哈利觉得自己的脑袋像要沿着一条细缝裂开,数不清的记忆碎片从裂口中争先恐后地挤进来。哈利原本还想问一些问题,关于那位神秘的救世主,但他现在发现完全没有必要了。
男人冷漠地看着面前这位十岁的孩童忽然变成了二十有余的年轻人,从鼻子里迸出一声冷哼。
哈利揉着有些发痛的额头,从王位上直起身来,看到眼前的人时微不可闻地皱了皱眉头。
“伏地魔?……不,汤姆·里德尔,你还是来了。”他的笑容中带着一丝狡黠,“这么说,你已经调查清楚了?”
“很清楚。”里德尔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人,“我该感谢伟大的救世主没有把我的魂器毁掉?”
哈利托着脑袋想了想:“我想是的。”顿了几秒后,他愉快地补充道,“如果你想,你可以试着把我杀了泄愤。”
里德尔突然跳出一个轻蔑的鼻音:“嗤,我早就试过了。”
“就是刚才那一下?看来没有成功对吗?”哈利愉快地笑着问。
“也……可以这么说吧。”里德尔低声说,随后他又提高了音量,“好好当你的救世主吧,别管那么多。”
一声爆响,里德尔消失在了他的面前。
哈利斜倚在王座上,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太阳穴。
应该……忘掉了什么,是什么呢?
哈利扭头,望向塔下一片生机勃勃的世界。
FIN.
【想把成年哈写出邓校的气质但似乎没有成功】
【设定救世主哈是用莉莉詹姆(自愿)以及伏地魔的七个魂器(包括自身)上的塔】
【如果有小可爱看不懂剧情的话我会写后记解释下的emmmm】